古文明中國

古代中国

 

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。三千余年来,不间断的历史书写,将历史代代传承了下来。尽管中国历史有着强大的连续性,但近几十年的考古研究成果,让我们对上古时期的中国样貌有了崭新的认识。传统历史书写与出土新证据的相遇,让我们对中国文化起源、国家体制,以至于历史书写、传统认知,甚至是中国文明之于欧亚大陆的关系,都有机会进行更深入的思考。毫无疑问,未来仍将会有更多突破性的发现,让我们有更多机会重新思考中国的历史与人类的文明。

 

文明起源

001.jpg

来自牛津大学皮特利弗斯博物馆的商朝神骨文

 

中华文明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黄河中游地区,商朝在此建立(今郑州地区,后至河北安阳;约公元前1300-1045年)。几个世纪以来,商王朝掌握并建构了巨大的冶金生产网络,绵延数千英哩,缔造了不朽的青铜文明,制作了许多精良的青铜器皿,其华美形制与艺术水平,迄今仍具有无比的价值。此外,商王朝也出现了中国最早的成熟文字。这种古老的文字被遗忘了许久,直至1899年,王懿荣偶然在中药材龙骨上发现了这种文字,我们才重新认识,并称其为甲骨文。一般而言,龙骨是泛称商代卜者所使用的龟甲与兽骨,甲骨文则是刻写在骨头上的文字。通过王国维、罗振玉、董作宾等杰出学者的努力,我们能够通过甲骨文认识早期中国历史的大量细节,在一段段简短的卜辞中,我们甚至能重新拼凑出细腻的早期中国史,也得以重新验证传世的历史文献。

 

公元前11世纪中叶,周(约前1045-256年)代商而兴。周王朝的建立,也同时塑造了支撑中国文化的经典文本、礼节规范与道德理想。可以这么说,中国文化的基本框架,是由周文王、周武王,以及最重要的奠基者周公旦所完成的。

 

002.jpg

西周器皿-

 

周王朝改良继承了商王朝的祭祀礼仪,舍弃了残忍的牺牲仪式,创造了人文性格强烈的周祀仪节。在西周时期(前1045-771),周王朝虽然是华夏平原上最实力的民族,但仍不时被北部、西部的游牧民族侵扰,也面临着南方日益强大的”(今湖北)的挑战。

 

公元前771年,周王朝内部的自相残杀,使周王室失去了渭河流域(今西安地区)的控制权,只好在东方300公里远的洛阳重新建立王都。此事件标志着西周至东周的过度(约前770-256)。东周时期的王室,虽然名义上仍是天下共主,但政权日益衰落,王室甚至经常与晋、秦、齐、楚等强大的诸侯国发生冲突。

 

在公元前221年之前,中国尚未出现秦帝国这种中央集权式的帝国;此时期的中国大地,是多元政治中心的状态,不同的国家对商周包括文字、文献在内的文明遗产都进行自己的改造与独立诠释。这个时代,也是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孔子所在的时代(前551-479)。孔子出生于今天山东省境内的鲁国,他的思想学说由山东开枝散叶,影响着一代代的中国人,直到今天,海内外的炎黄子孙仍受孔子思想的影响。在公元前三至五世纪的当时,除了孔子之外,还出现了墨子、孟子、荀子等伟大的哲学家,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文化的思想内涵,深远地影响了后世子子孙孙。

 

未知的历史

003.jpg

三星堆出土的纵目面具

 

除了上述熟知的中国上古史之外,开展于上个世纪的考古发现,让我们也得以一窥一个完全不同且神秘莫测的古代中国。这个伟大的发现,来自成都,人们称之为三星堆文化”(约公元前1600-1150)。三星堆出土大量形制精美且神秘的青铜器,目前已知部份是来自商王朝,可见这两种文化之间存有一定程度的交流或贸易活动。但整体而言,三星堆所出土的各项文物,展现了独特的文化样貌与极为高明的青铜冶金技术。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三星堆被发现之前,这个高度发展的文明,仅仅是存在传说与只言片语的文献之中;它的发掘,证明了中国文化版图是只有中原地区,而是有着其他不同中心地点的多元文化发展模式。

 

目前三星堆大部分的文物都来自两个祭祀坑(或墓葬),这里出土了数量可观的青铜器与玉器,在2021年,考古人员又发现一个更加巨大的祭祀坑,随着挖掘工作的深入开展,可以预见将会出土更多新的材料,刺激人们开展更加深入的研究,进一步阐明中华文明的深层记忆。

 

 

古代文献

上个世纪以来,中国大地涌现了大量的古代文献,足以补充甚至挑战现存的传世文献。商王朝的甲骨文、西周的青铜铭文,这些文物上的文字虽然不多,但其中一大部份纪录了详实的历史事件,提供了更真实的记忆,其重要性并不亚于现存的许多文献。这些卜辞、铭文,提供给我们新的历史视野,揭示了当代的政治组织、行政秩序以及祭祀细节。

 

004.jpg

西周青铜铭文

 

早在商朝时期,古人可能就已经使用竹简作为书写材料,但目前最早的竹简文本约只能追溯至公元前433年的曾侯乙墓竹书。在众多出土的古墓中,仅有少部份墓中藏有简本,但这些竹简纪录可以作为今人研究早期哲学及文献型态的重要材料;凭借着这些古人也不一定看过得上古素材,今天的研究者有机会发掘更多突破性的论点与成果。举例来说,郭店战国古墓中,出土了早期的《老子》抄本,与今日所见的《老子》存在着显著的差异,学者经研究,认为郭店竹简是《老子》文本成型的早期阶段,经过历史的汰洗,才演变为我们今日所见的《老子》。同样的案例,还有近日问世由清华大学、安徽大学所收藏的竹书抄本,其内容有机会让学者重新对《尚书》《诗经》进行评估,或许也可以帮助我们厘清更多早期的文本样貌。